Tuesday, 19 June 2012

随笔札记


这是在2008年9月回到马国,到处采买生活用品,整装待发,期待在首都吉隆坡展开新的生活。因为很喜欢凯西的插画,所以人物画的很“凯西味”。


2008年7月9日(当时尚在“放洋”,但是已接获公司通知报到的时间等等。)

很无聊
把思绪写下
夏天已渐近尾声
日长夜短的时候
看桔子盆栽一天天成长
绿叶密密装满盆
也许时间是一种补药
没有地球太阳一样存在
只是在不同地方看月亮闪烁

哈哈哈......看当时的心情文字真的挺无聊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写出 ‘没有地球太阳一样存在’,
依稀记得当时还在犹豫是否该回来,
现在回想起来,发现人是矛盾的综合体,
理智跟心常在玩着拉锯的游戏,
也没有个输赢的结果,
其实也没有后悔回来。
就酱啦!大家就过日子去吧!



好像台湾的冬天


每年这个时候,邻国烧林的烟雾就会飘洋过海笼罩在马国的天空。
还以为身在台湾,正逢冬天被大雾弥漫的季节。
很像是吧,但是此时的室内温度大概是 25ºC,室外温度是 29ºC。

Thursday, 14 June 2012

Our Latest Fashion


Due to security reasons, my friend and I have decided to go out looking like this...

Wednesday, 13 June 2012

《小王子》- 2

2

因为我独自生活,没有可以说话的对象,直到六年前,飞越撒哈拉沙漠的时候,我的飞机引擎发生故障,因此坠落。在没有随行维修技师或乘客的情况,我必须自己进行困难的修理工作。这是一件攸关生死的问题 ---- 在饮用水不足以维持一个星期的状况。

第一晚,我睡在人迹罕见一千里外的沙漠里。我感觉非常孤立,好像遭遇船难的水手,乘坐浮木漂流在汪洋大海中。晨曦初醒之际,我被一个奇特又微小的声音吵醒。你应该能想象当时我惊讶的程度吧,他说道:

“如果可以,请你为我画一只羊!”

“什么!”

“为我画一只羊!”

惊愕的我站了起来,用力的眨眼,并仔细的环顾四周。倏然之间看见一个极为幼小的人影,表情严肃的回视我。这里你可以看到一幅我为他画的肖像。我认为我画的比实际上他的长相逊色。

然而,我也无可奈何。因为我的绘画天赋在六岁的时候已经被抹灭,因此我从来没有学过画画技巧,除了画过蟒蛇的外观和内观图。

现在我的眼睛直视着这个不可思议的幻觉,脑中的逻辑思维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记得我因为飞机失事坠入几千里外的沙漠。可是眼前的小型人,不像在沙漠中迷路或饥饿、饥渴,或过度害怕而曾经昏眩。更没有迹象显示是一个在沙漠走失的小孩。当我回神,思绪也比较清晰后,我开始问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反复的回答,速度很慢,深怕犯错的口吻:

“如果可以,你能不能为我画一只羊……”

当神秘感太强烈,很难拒绝对方的请求。在一千里外无人的沙漠,生死未卜之际,这一切对我而言是多么的荒谬。我从口袋取出一张纸和一只钢笔。但是想到自己的画技不怎么样,因为多年以来都把时间花在地理、历史、算术和文法。我有点不悦的对那小家伙说,我不会画画。他却回答:

“没关系,请帮我画一只羊……”

可是我从来没画过羊。因此我选择画我最拿手的两件作品中的一幅,就是蟒蛇的外观。小家伙惊叹的反应让我愕然,

“不、不、不!我不要蟒蛇肚里有一只大象。蟒蛇是一种很危险的生物,而且大象也很麻烦。在我居住的地方,每一样东西都很微小。我需要的是一只羊,为我画一只羊。”

我只好开始画,他小心翼翼的注视着我,然后说:

“不行,这只羊看起来病恹恹的,再帮我画另一只吧。”

我又画了第二只。这一次,我的朋友展露娇宠任性的笑容说:

“你看!这不是一只小羊。这是一只长有角的公羊。”

我再重画,可是结果跟前几次一样,再度被拒绝。

“这只太老了,我要一只长寿的羊。”

这时候,我的耐性已经到达极限,因为,同时我也为自己的处境心急如焚,急欲掀开飞机引擎盖检查毁坏的情形。因此我将手中的画随意扔下,同时解释:

“这个箱子是用来装羊的,你要的小羊就在里面。”

我惊讶的发现我的小审判官,突然,露出欢颜:“这就是我要的,你认为它会有足够的牧草吗?”

“为什么?”

“因为我居住的地方,一切东西都很小……”

一定会有充足的牧草提供给它的。”我回道,“它还只是一只小羊。”

他低头看着画:

“不会太小吧……看!它开始想睡了……”

这就是我和小王子初次见面的情形。

Tuesday, 12 June 2012

回乡36小时








从春节假期到最近已经有四个多月没回家
临时决定回老家一趟
车行驶在槟州大桥上
心开始踏实

游子归乡的曲调
是深蓝色想家的乡思
再添加宝蓝的疗愈和休息

回程的路上  一直追踪着天边的云彩
回想这段短暂的停留
是否可以褪去包袱
带着海阔天空的浅蓝  再回到岗位上



Saturday, 9 June 2012

即兴创作

VICTORINOX
SWISS ARMY

这时如果没有纸和笔
就像赶 8.05am 的火车
只差几秒的时间
眼睁睁看着它从眼前驶开

创作念头来的很突然
例如在洗澡  怎么办
就只好不管啦
奔出浴室  直往书桌上抓起笔
就是狂写

哗  古琴曲《酒狂》的调子在脑中狂奏
好想学这曲丫


Saturday, 2 June 2012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


跟书结缘在小学
我爸买了一套五十册的中西古典儿童文学
整个学校假期  就沉溺在书堆里
后来搬家  这套书就被运回槟城老家摆着
祖母有一次告诉我
在她视力还能阅读时
偶尔也会拿来看看
她还直说很好看

爱书的程度可以说是痴了吧
阅读的习惯陪我走过人生各种时期
常是解惑  抒发  启发  甚至解闷的良伴

开始结伴旅行  在大二那年
当时在威尔斯的一个小镇
租了一间小木屋
五个女生就这样走马看花
住了几天  领略些许小镇的生活

开始独立生活后
发现旅行的美
期许能到处走走  看看

在跟朋友交流旅行计划
被问最想去那里时
常被投射质疑的眼光
为何会选择那些地方
-- 印度  西藏  不丹  挪威  芬兰  瑞典  冰岛
一些是刚起步的国家  一些则是已高度发展的地方
这旅游盘缠可是很可观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