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8 May 2012

我的坐骑


看着视窗上短小精干的身躯
决定下订了 -- 我的Myvi
终日期待它的到来

时光飞逝
匆匆两年多
依然不见  我的坐骑

这说来话长
故事情节高潮迭起
人事物刻画深动
耐人寻味

结论是  不经一事  不长一智
没了Myvi
得了阅历

话说  要是身在古代
大可大步一跨  跃上马鞍
马上飞奔千里
中途驿站歇息片刻
再度驰骋
再说  这旅途中多了个 ‘活’ 伴
不错嘛









Sunday, 27 May 2012

《小王子》- 1

尝试翻译《小王子》

1.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在一本叫作《大自然真实故事》的书中,看到一幅壮丽的图画。书里记载发生在原始森林中真实的故事。画面描绘一只正在吞噬动物的蟒蛇。这里有一张复制图。


书里叙述,蟒蛇在捕获猎物后会将它完全吞进肚里,不需要咀嚼的动作。再饱食之后,他们会进入长达六个月的休眠,一直到将食物消化为止。

之后,对于这些丛林历险的事迹,我陷入了沉思。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我成功的使用彩色铅笔画出我的第一幅画作 -- 我的第一号作品。它看起来像这样。


我将我的力作拿给大人们看,并且问他们画面是否令人害怕?

但是,他们的回答,“谁会害怕一顶帽子?”

我画的不是帽子,它是一只蟒蛇正在消化着一只象。自从大人们不能意会我的画后,我又尝试画了另一幅,这一次是蟒蛇肚里的透视图,因此大人们才明白画的意思。他们总是需要辅助的解释才能明白。我的第二号作品,看起来像这样。


大人们这次的反应是,不管是画外观或是透视图也好,他们建议我将画蟒蛇的时间用来投入在地理、历史、数学和文法上。在经历了第一号作品和第二号作品的挫折后,这是为什么,我在六岁的时候放弃了可能成为一位伟大画家的梦想。大人们不了解小孩的想法,以至于,小孩总是要费尽唇舌为自己辩解。

因此,我选择了另一项专业 -- 飞行员。我几乎飞越了世界各地,事实证明地理对我确实很有用。从空中晃眼一看,我能精准的辨识中国或是亚利桑那州;这项常识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夜间飞行迷航的时候。

在我的人生经历中,我遇到许多人对现实结果的极度关注。周旋在成人的世界,让我对他们有深刻的了解,这个看法从来没有改变。

每当我遇到一个让我认为深明究理的成人时,我会尝试给他们看我收藏多年的第一号作品。我会试着发掘对真像有真实见解的人。但是,不管是他或她,总是回答,

“是一顶帽子嘛!”

然后,我就不会跟他们聊有关蟒蛇、原始森林或是星星的故事。我会把自己拉回到和他们相同的位置。我会跟他们聊桥梁、高尔夫球、政治和领带。他们总是会很高兴认识了一位通情达理的人。




Wednesday, 23 May 2012

关于友情


无法衡量的情感
相会于三年前
一次聚餐从午、晚
一直聊到宵夜
服务员也傻眼
原来有这么多的巧合

一起征战欧洲三国
像昨日情景
仍历历在目

古琴世界由你引介
对它是又敬又畏

一定要
举起双手宣告友谊万岁

Saturday, 19 May 2012

虚拟世界与哲学

思考着这些看来毫无意义的哲学问题,
感觉像企图在钢索上表演金鸡独立的大棕熊。
(瑞士.伯尔尼)


现代人的生活像离不开四方格,从液晶电视、触摸式多功能手机 、到越来越超薄短小的掌上型电脑。视觉、感官不断接受刺激。如果说个人意识已被集体意识潜移默化也不为过。

基本哲学探讨的问题不外乎,“人是谁”、“世界从何而来”、“上帝/神是否存在”、“是否有灵魂的存在”等,即使到今天还没有答案的问题。

人类文明发展的脉络显示哲学、宗教、科学之间的关连。人类思考方式也从神话模式发展到经验与理性为基础的逻辑思维。

然而,人类是否因为科技发达而开发了智慧呢?

Friday, 4 May 2012

About Time



On a journey of horological discovery......It started 3 years ago, awaiting to grow into something meaning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