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2 March 2014

随性和随便

第一次跟一位师父的对话

随性是知道你要什么
有人问你要吃饭还是面
你说饭 可是卖完了
你说 就面吧
如果不很饿 或者你会点一杯咖啡

随便是没有主见
有人问你要吃什么
你说‘青菜’
面来了 看见饭很香 又想吃饭了

自卑与自信

自卑与自信中间有一面镜
当面对时只能看见自己
一天自卑与自信不期而遇
自卑被自信的光芒热情吸引
自信从自卑的眼神里看到自己

Thursday, 20 March 2014

欲望和理智

欲望和理智是难兄难弟
时常对话
这平衡的跷跷板怎么玩
上上下下的时候很多
心这时候说话了
有时候欲望赢
有时候理智胜
如果选择面对
才有交流、交手的火花
人生的平衡木、跷跷板
时而惊涛骇浪
时而寂静无波
算活的精彩?

Tuesday, 18 March 2014

小白

我的四轮骄驹‘小白’,总算来了。
不怎样的驾驶技术,也要小心翼翼的带着小白溜达去。
叔叔和表妹热心恳切的指导、提醒,
就像护身符、安定剂;
上山下海,闯荡江湖来啦。

槟城这小岛,
真的不大,
大约2个多小时就可以环岛一周。

噢,然而小白和我还没有完成这项‘壮举’,
我们打算先搞清楚小巷小弄,
才流入大溪、大川、大海。

Sunday, 16 March 2014

干活

小花、小白、小黑、绵绵、妹妹、绳子、甘草、黑王、。。。。。。
算着山坡上点点零星的羊只,翻越一堆草丛群石,
一边呼哨,响彻四面八方,羊儿自动集合往行者方向移动。
从太阳升起直到西下,和羊群为伍,
除了琐碎的农事,日子过的很单纯。
只是偶尔被吩咐到镇上盘点事务。

Saturday, 15 March 2014

乡里

形影单独的走在简陋屋舍间黄土道的行者,
衣饰朴拙没有引起乡人的注意,
夜幕里,思索着落脚处,
没有民宿的指标,
夜宿荒野经验丰富的他,
泰然自若的眉宇没有太多情绪。

一位妇人正好开门走了出来,
看了一眼,“你找谁呢?”妇人问。

“请问附近有可以借宿的民宅吗?”

“噢,你是外地来的啊。你想在我们村里过夜吗?”

“是的。”

“可以到江姐那儿,她有房间可以出借。”




 
 

Thursday, 13 March 2014

故事

蝉声在树林里此起彼落的响起
夏季独有的声音
土道上落叶洒满地
细细簌簌的下着雨
踩着湿润被散叶覆盖的土地
时而看见小动物穿梭的身影
偶有黑熊出没的森林显得阴霾诡异

行者没有太多的行囊
脚步因此轻逸

一处高地
一棵耸立了千年的古松
行者没有多想一跃身来到古松露在外盘根错节的树根旁
歇下囊带  掏出一个用布巾包裹好的馒头
边吃 边看着眼前的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