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6 December 2014

人物速描


 
画于2008年

Sunday, 26 October 2014

海滨


Thursday, 25 September 2014

人生的歌

没有歌声的世界  会如何
一片宁静

没有光源的世界  会枯槁吗
剩下黑暗

宁静和黑暗  遇上
没有天雷地火
没有狂风怒吼

远远的  歌声和光源汇集

宁静和黑暗  懂了

心动了  也暖了
 








Saturday, 22 March 2014

随性和随便

第一次跟一位师父的对话

随性是知道你要什么
有人问你要吃饭还是面
你说饭 可是卖完了
你说 就面吧
如果不很饿 或者你会点一杯咖啡

随便是没有主见
有人问你要吃什么
你说‘青菜’
面来了 看见饭很香 又想吃饭了

自卑与自信

自卑与自信中间有一面镜
当面对时只能看见自己
一天自卑与自信不期而遇
自卑被自信的光芒热情吸引
自信从自卑的眼神里看到自己

Thursday, 20 March 2014

欲望和理智

欲望和理智是难兄难弟
时常对话
这平衡的跷跷板怎么玩
上上下下的时候很多
心这时候说话了
有时候欲望赢
有时候理智胜
如果选择面对
才有交流、交手的火花
人生的平衡木、跷跷板
时而惊涛骇浪
时而寂静无波
算活的精彩?

Tuesday, 18 March 2014

小白

我的四轮骄驹‘小白’,总算来了。
不怎样的驾驶技术,也要小心翼翼的带着小白溜达去。
叔叔和表妹热心恳切的指导、提醒,
就像护身符、安定剂;
上山下海,闯荡江湖来啦。

槟城这小岛,
真的不大,
大约2个多小时就可以环岛一周。

噢,然而小白和我还没有完成这项‘壮举’,
我们打算先搞清楚小巷小弄,
才流入大溪、大川、大海。

Sunday, 16 March 2014

干活

小花、小白、小黑、绵绵、妹妹、绳子、甘草、黑王、。。。。。。
算着山坡上点点零星的羊只,翻越一堆草丛群石,
一边呼哨,响彻四面八方,羊儿自动集合往行者方向移动。
从太阳升起直到西下,和羊群为伍,
除了琐碎的农事,日子过的很单纯。
只是偶尔被吩咐到镇上盘点事务。

Saturday, 15 March 2014

乡里

形影单独的走在简陋屋舍间黄土道的行者,
衣饰朴拙没有引起乡人的注意,
夜幕里,思索着落脚处,
没有民宿的指标,
夜宿荒野经验丰富的他,
泰然自若的眉宇没有太多情绪。

一位妇人正好开门走了出来,
看了一眼,“你找谁呢?”妇人问。

“请问附近有可以借宿的民宅吗?”

“噢,你是外地来的啊。你想在我们村里过夜吗?”

“是的。”

“可以到江姐那儿,她有房间可以出借。”




 
 

Thursday, 13 March 2014

故事

蝉声在树林里此起彼落的响起
夏季独有的声音
土道上落叶洒满地
细细簌簌的下着雨
踩着湿润被散叶覆盖的土地
时而看见小动物穿梭的身影
偶有黑熊出没的森林显得阴霾诡异

行者没有太多的行囊
脚步因此轻逸

一处高地
一棵耸立了千年的古松
行者没有多想一跃身来到古松露在外盘根错节的树根旁
歇下囊带  掏出一个用布巾包裹好的馒头
边吃 边看着眼前的地形











Thursday, 27 February 2014

穴居

Agent说明天‘坐骑’会送到府上
第二次
希望它真的会出现

现代人不可缺的四轮骄驹
没打算买的这么快
原打算就用爷爷 20年有吧 的老爷车
可是 不胜驾驭
几次下来 叔叔说
“等我说Pass你才可以开出去”

有一次 开着老爷车来到上坡
哈 熄火 后方还跟了一堆车
手忙脚乱
哈 不前进还退后
慌了 脑筋一片空白
只好 换手由叔叔解救辣。。。。。。

哈 那天真的‘很虾’
因为不只上坡倒车
Clutch 离合器、刹车器、油门
不协调 连续熄火
哈哈 哈哈 哈哈 哈哈 。。。。。。(冷)
还好 没大碍
可是 那天
叔叔形离神 说话带语无伦次
我是脸色发青
在表妹的店休息 久久以后
脚还再‘发软’



我与机器沟通不良

多日的穴居 今天去趟银行办了贷款
明天‘小白’就可以领回家了

之后还会有什么‘冷故事’呢。。。。。。

















Monday, 10 February 2014

还好室温没有像室外一样炎热
整日待在屋内也无妨
反正无处可去
摊在家里

下午外出影印文件
日光曝晒在皮肤上
没有往昔的不悦
却是莫名的舒服
原来身体对于温度的感受也是‘相对的’感性

家乡的人事物
不是熟悉  而是新鲜
像潘朵拉的宝盒
无限的期待和惊喜






空调没开的房间
一把天花板的风扇
自然的凉快
夜深 没睡意
拿着 iPhone 没目的的随便看看
隔壁兽医诊所留宿的伤犬 哀嚎时有时无
午夜 瞌睡来袭
左手肘的疼痛未消
眼皮沉 翻个身
无声的夜 催眠疲惫的人


Wednesday, 22 January 2014

年糕


每年过年有一种食物是我最期待,也是必吃的--就是年糕。
前天在 Pulau Tikus 巴刹看到,圆筒芭蕉叶包裹着的年糕,深琥珀色,令人垂潋三尺的诱人色泽,二话不说买了一中一小。
婶婶煎的年糕很好吃,切好片状的年糕会加上一片芋头和番薯,和着蛋汁和太白粉一起下油锅煎。
煎好的年糕,待凉,然后就是大快朵颐啦。
一个人可以吃个好几块呢,基于热量、脂肪含量很高,也会小小节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