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3 June 2012

《小王子》- 2

2

因为我独自生活,没有可以说话的对象,直到六年前,飞越撒哈拉沙漠的时候,我的飞机引擎发生故障,因此坠落。在没有随行维修技师或乘客的情况,我必须自己进行困难的修理工作。这是一件攸关生死的问题 ---- 在饮用水不足以维持一个星期的状况。

第一晚,我睡在人迹罕见一千里外的沙漠里。我感觉非常孤立,好像遭遇船难的水手,乘坐浮木漂流在汪洋大海中。晨曦初醒之际,我被一个奇特又微小的声音吵醒。你应该能想象当时我惊讶的程度吧,他说道:

“如果可以,请你为我画一只羊!”

“什么!”

“为我画一只羊!”

惊愕的我站了起来,用力的眨眼,并仔细的环顾四周。倏然之间看见一个极为幼小的人影,表情严肃的回视我。这里你可以看到一幅我为他画的肖像。我认为我画的比实际上他的长相逊色。

然而,我也无可奈何。因为我的绘画天赋在六岁的时候已经被抹灭,因此我从来没有学过画画技巧,除了画过蟒蛇的外观和内观图。

现在我的眼睛直视着这个不可思议的幻觉,脑中的逻辑思维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记得我因为飞机失事坠入几千里外的沙漠。可是眼前的小型人,不像在沙漠中迷路或饥饿、饥渴,或过度害怕而曾经昏眩。更没有迹象显示是一个在沙漠走失的小孩。当我回神,思绪也比较清晰后,我开始问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反复的回答,速度很慢,深怕犯错的口吻:

“如果可以,你能不能为我画一只羊……”

当神秘感太强烈,很难拒绝对方的请求。在一千里外无人的沙漠,生死未卜之际,这一切对我而言是多么的荒谬。我从口袋取出一张纸和一只钢笔。但是想到自己的画技不怎么样,因为多年以来都把时间花在地理、历史、算术和文法。我有点不悦的对那小家伙说,我不会画画。他却回答:

“没关系,请帮我画一只羊……”

可是我从来没画过羊。因此我选择画我最拿手的两件作品中的一幅,就是蟒蛇的外观。小家伙惊叹的反应让我愕然,

“不、不、不!我不要蟒蛇肚里有一只大象。蟒蛇是一种很危险的生物,而且大象也很麻烦。在我居住的地方,每一样东西都很微小。我需要的是一只羊,为我画一只羊。”

我只好开始画,他小心翼翼的注视着我,然后说:

“不行,这只羊看起来病恹恹的,再帮我画另一只吧。”

我又画了第二只。这一次,我的朋友展露娇宠任性的笑容说:

“你看!这不是一只小羊。这是一只长有角的公羊。”

我再重画,可是结果跟前几次一样,再度被拒绝。

“这只太老了,我要一只长寿的羊。”

这时候,我的耐性已经到达极限,因为,同时我也为自己的处境心急如焚,急欲掀开飞机引擎盖检查毁坏的情形。因此我将手中的画随意扔下,同时解释:

“这个箱子是用来装羊的,你要的小羊就在里面。”

我惊讶的发现我的小审判官,突然,露出欢颜:“这就是我要的,你认为它会有足够的牧草吗?”

“为什么?”

“因为我居住的地方,一切东西都很小……”

一定会有充足的牧草提供给它的。”我回道,“它还只是一只小羊。”

他低头看着画:

“不会太小吧……看!它开始想睡了……”

这就是我和小王子初次见面的情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