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9 February 2012

幽默

一位同事语重心长的告诫,
外加演绎一流的动作和表情。

因为常需要跟各部门互动,
都以相当严肃的公事态度与他们接触,
有一天,被一位同事投诉啦!

好啦,自我检讨吧!
结论是,公事公办时,
可以来点幽默、诙谐的话语,
就让大家松弛一下紧绷的情绪吧!

可是。。。。。。
对于幽默这东西,
本人可是揙扭的很。。。。。。
这。。。。。。又得修练了。。。。。。

Sunday, 26 February 2012

练琴

最近练古琴的次数真的少的可怜,
所以上课常感心虚,
更弹不成调,
糟透了!

有愧老师的教导吖。
可是下班回家后,
就累垮了,
四肢早已宣告罢工。

甭提平息静心,
松肩垂肘的抚琴啦,
如何是好。。。。。。

这古人弹琴的闲情逸致,
去那找呀?
周公会有答案吧!

Friday, 24 February 2012

点缀

翻出一尘不染的白纸,
将构思好的设计图画了出来,
左摆右摆的斟酌着,
没达到要的感觉,
只好搁着;

好像少了点什么?
就是点缀这东西。
画了几笔,
还是没 ‘feel’,
算了暂时搁笔吧!

Tuesday, 21 February 2012

生活


吉隆坡市中心一隅

最近在练习生活。
独自生活的这段日子,
很习惯,也很清楚自己相当能独处。
跟父母住时,已是“阿宅”,
现在多了自由、自主,
更是如鱼得水的“快乐哉”!

领悟:西方孩子17、18岁就能选择独立生活,(法律上有明文保障)
接受社会现实的磨练。
禁得起考验的,人生不是问题;
禁不起磨难的,变成社会问题。

Saturday, 18 February 2012

谈然

曾看过一本书《爱、生活与学习》,
人生好像就是这几件事;
平衡了就好。

经历、体验是常态,也谈然了。

老话一句: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你看,人性是复杂的吗?

没有标准答案吧。

Friday, 10 February 2012

湛蓝


(网路下载图片)

时而湛蓝,时而碧绿的海。
许久没去泡海水了,
想念。

漂浮在水中,可以听到海里的声音。
像外星语,一种波音频率的传播,
很平稳,很舒服。
像婴儿在母体里安安稳稳的休息着。

Tuesday, 7 February 2012

传奇

许久没留意流行歌曲,(是非常久的那种 -。-lll)
今年过年期间爸妈介绍了一曲 -- 《传奇》。
真好听!

爸妈对台湾流行事物向来敏感。
俺呀!可脱节了呢!
哈哈哈。。。愧笑三声,
算是认啦!

他们也推荐了新秀 -- 刘子千,
台湾歌坛创作家传奇刘家昌之子。
其父成就斐然,子于望其项背,
必经一番考验吧。

Monday, 6 February 2012

拥挤之二

再体验一年一度"大宝森节"万人空巷的人潮。
再说,大宝森节泰米尔文:தைப்பூசம்,这字体太神奇喇!

穿梭在黑峰洞下摆满摊位的街道,
听觉被两旁播放着时下最夯的泰米尔流行音乐不断的轰炸,
扩音器的声浪像较量似的,
要盖过对手的超大极限对嚣着。
这是一个极端文化下的现象吧。

Friday, 3 February 2012

混沌


(网路下载图)

在了无头绪的案件中要找出线索,
陷入一阵混沌的思绪,
想尽快理清思路;
条分缕析的进行,
欲发掘核心,
却也折腾了好一时日。

眼看截止日期越来越近,
惟有绝地大反攻,
无天无地的赶工。

总算完成任务。
谢天谢地丫!

Value For

How do you define value?
Is it just an individual perception?
Or the human society as a whole?
Or both?

价值,如何定义?
只是个人的感观或社会大环境下共同的看法?
或两者皆是?

Thursday, 2 February 2012

收心

放了一段算长的农历新年假,
回到工作岗位的第一天,
仍然处在一种"放空"的状态。

在老家过年特别有气氛,
年三十晚的团圆饭--
吃的是火锅,
是咱家的传统;
而且还在用着烧煤碳的火锅炉。

每当要展开新的阶段、新的旅程,
心情总是七上八下的忐忑,
收拾、整理、归类的进行曲不会少。

在舍弃、保留的抉择间回荡;
无论如何新的一年,
一定要好好的过唷!